sukiwell

【魄魄】殊途同归(上篇)

明天起来再看嘻嘻

Maxmax:

白小龙X鬼小丑




黑黑配,狡猾骗子小偷窝的小丑和穷凶极恶杀手窝的小龙。


这次中篇的诞生,只是源于一个我突然想到的梗。




“我要写个把杀手白骗的团团转的小丑深陷杀手窝可怜巴巴求杀手白保护的场面”




然后就有了这篇文,以上场景会在下篇出现。


 


 


1


 


 


“白,等等我,你确定要在这里动手?这么多人,你怎么避开?”魏大勋灵活的避开拥挤的人群追上那个扣着顶棒球帽,穿着背心和军绿色休闲夹克的男人。


 


白小龙插在口袋里的手掌稍稍抬起,薄如蝉翼的刀片在他的指间翻飞。棒球帽檐下淡然的神情让他整个人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你不信我?”


 


“信信信,你把那东西拿远点!信你还不行!!怎么这么暴躁呢,一天天的。”魏大勋后退两步嚷道,“我跟你说,你可悠着点,我先去善后,老地方等你。”


 


看着他离开,白小龙才将手重新插回口袋迈着闲适的步伐朝着不远处已经挤满人群的舞台走去。


 


 


2


 


街角的马戏团已经在M市停驻两个多月了,精湛的技术赢得了M市市民的喜爱,返场率十分高。可就在他们已经决定离开进行最后一次表演的时候,出了件大事。某位市民在观看小丑表演的时候被人割腕,当场失血过多致死。


 


“啊啊啊啊,气死了!!!为什么偏偏是我!!!”


 


后台,鬼小丑踩着高跟鞋气冲冲的坐在椅子上喊叫。


 


何团长跟在她身后进了后台,连忙安抚她,“别喊,喊什么,我已经让大老师去应付刑警了,监控如果查了我们万一被牵连出来肯定走不掉。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帮着把事情瞒过去。”


 


“我看见那个人了!带着棒球帽的那个男人!”鬼小丑跳起来,手中的棒球棍划过一个优雅的弧度落入门后的杂物筐中,“你说那帮杀手做事太不讲道义了,哪有跑来我们的地盘杀人的,是不是看我们好欺负?”


 


“棒球帽?”


 


“对!可我没看清他怎么动的手,太快了。”


 


啪——


 


鬼小丑嘴里吹起来的泡泡被人戳破,大膜王丢给何团长一个U盘,“晨歌手已经把监控视频调换,但是出事时那段视频警察看了很多遍也没找出来哪里有问题,我拷了一份,来看看。”


 


桌上放置的笔记本打开,插上U盘,鬼小丑的舞台视频出现在屏幕上。


 


三人的视线很快集中在那个戴着棒球帽遮住面容的男人身上。当时死者的身边围着五六个人,可只能说那个男人动作太快,人群骚动起来的时候他已经若无其事的跟随着人群渐渐的走出了监控的范围。


 


“鬼鬼,这件事你别擅作主张,既然火烧不到我们身上这口气就咽下去吧。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况且跟他们这些刀口舔血的亡命徒比,我们也算是坏的比较斯文那类了。”大膜王拍着她的肩膀劝她善良。


 


可鬼小丑最厌恶的就是被人破坏她本该完美的表演,印证了她的猜想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晃着染了颜色的双马尾,笑容渐渐填满那张看起来年轻稚嫩的面容,“放心,我不会硬碰硬的,我很斯文啊~”然后一蹦一跳的出了门。


 


何团长无奈的叹了口气,“唉,她应该又去坑人了。”


 


“找人看着点吧,这些人可不比我们平时打交道的恶棍,鬼鬼价值千万的脑子得吃亏啊。”


 


“你去让晨歌手跟着她。”


 


“得嘞~团长你赶紧去前面应付应付警察,光光自己万一说溜嘴了咱们可就直接在M市就地判刑说拜拜了。”


 


“闭上你的乌鸦嘴!”


 


 


3


 


 


魏大勋最烦跟白小龙搭档,每次只能做点跑腿打杂的活儿。明明他已经在圈子里混出点名号,就因为打不过白小龙总要给他当小弟心情十分不美丽。


 


踢翻一个易拉罐,他含着根棒棒糖钻进路边的电话亭。


 


就在他进去的瞬间,公用电话亭的电话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他接通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甜美软糯的女声。


 


“W?”


 


“目标。”


 


“兴源商行,贾社长。”


 


“OK~”


 


挂了电话,魏大勋将棒棒糖咬碎,糖棍儿揣进口袋长腿一迈出了电话亭。


 


待他离开后,穿着小丑服的少女自电话亭后面走出,手里晃着个小巧的老式翻盖手机笑的蜜糖一样甜腻。


 


“游戏开始~~~”


 


 


4


 


 


啪————


 


撒天才将手里的遥控器扔在桌子上,指着那则正在播放的新闻骂道,“魏大勋,你脑子有泡?人家点名要的是甄副社长的命,你怎么把给钱的财神爷弄死了!!!”


 


“昨日,M市某商行社长死于非命,据悉警方已经介入调查近二十小时,仍然没能锁定嫌疑人........”


 


被骂的魏大勋一头雾水,“没错啊,电话那边的女人说兴源商行,贾社长。”


 


“女人?”砰,一个抱枕扔过来,“你他妈的被人涮了吧,委托人明明是个男的。就是被你弄死的贾社长。”


 


“艹!”


 


诺大的房间角落,赤裸着上身挥拳的男人停手,语调说不出的嘲讽,“撒,说了不如让我去。”


 


“你不是黑市有比赛,这傻子是被人耍了,不知道谁这么有胆子。”


 


桄榔,魏大勋一脚踹翻了面前的垃圾桶。


 


“我去找吴所谓,可能最近我沾的荤腥太少了,什么人都敢来耍我。”说着还气急的瞪了眼角落里的白小龙,“都是跟你搭档搭的了,以后都单干。”


 


 


5


 


 


鬼小丑从马戏团溜出来的时候已经午夜零点了,还没走两步就看到路灯下那个带着棒球帽的男人拉长的影子。


 


男人似乎在等她,偏着头朝她看了一眼,语调没有起伏很是平淡道。


 


“过来。”


 


“我?”她看了看四周,确定只有自己算得上对话目标这才迈开步子朝着男人走过去。“嘿,帅哥,我们认识吗?还是说你想泡我?”


 


她穿着紧身的T恤和短裙,还踩了双高跟鞋,走起路来高跟鞋的声音回荡在静寂的夜里,也踩在白小龙的心上。


 


见她拉近了距离,男人终于追逐到那双如水的眼眸。


 


此时,那双眸子里透着一丝狡黠与兴奋。


 


就在白小龙观察的时候,她已经迫不及待的凑上前,大眼睛里含着笑意用那口台湾腔说道,“嗨?你在听我suo嘛?哈喽~~有人吗?”


 


下一秒,鬼小丑所有的话全都被男人堵了回去。


 


男人的大掌按在她的脑后,那张俊颜贴上前,结结实实的吻上了她柔软的唇瓣。


 


“唔......”


 


他的吻带着急火燎原的势头,霸道又不留任何余地,舌滑过女人温暖的口腔自一颗颗贝齿到与灵活的小舌纠缠。纵然是见惯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的小丑也从未跟哪位异性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亲密到她的口中全都是男人的气息,亲密到两人几乎是唇齿相依。


 


过了许久,鬼小丑才从惊讶与恼怒中回过神。


 


“嘶————”


 


男人倒吸了一口气,终于放过面前的女人。他的拇指蹭过被咬破的嘴角,偏着头看不出帽檐下的表情,可鬼小丑知道他其实并没有生气,不然已经滑到自己肩膀上的手早就将自己的骨头捏碎了,尽管这个男人没有强劲的肌肉,但她能察觉到男人精瘦身材下隐藏着的力道。


 


“帅哥,你爱我吗?”她又恢复到俏皮的模样,似乎没有被男人强吻一般淡定自若,然后晃着马尾辫靠近白小龙用发梢轻轻扫了扫男人露出些许胡渣的下颚,“你好闷哦,怎么不suo话,爱我就要suo粗来啊~”


 


“嗯。”


 


男人竟然微微点头,回应了她调侃的话。


 


“哈?你刚刚是......是嗯了吗?”鬼小丑露出开心的表情凑得离他更近了。“你爱我?你知道我是谁吗?”说着抬手将他碍眼的棒球帽摘掉扣在自己的头上,男人没有动,任由她顶着大了一号的帽子费劲儿的仰着头跟自己说话。


 


后来似乎觉得这样看不清鬼小丑的面容,白小龙终于将乱动的鬼小丑抬手按住,然后道。


 


“做我的女人。”


“啊?你.....”


 


话没说完,却被接下来白小龙的话弄得自动消了音。


 


白小龙说,“魏已经查出来是你干的了。”


 


“什么啊....我听不懂哎。”她试图装傻。


 


可男人也不是吃素的,甚至再开口时,冷冰冰的面容还挂上了一丝笑意,“你听得懂,也明白我什么意思。”


 


“你耍了魏,还拿了本该是他的报酬。”


 


“他虽然平时人不太严肃,可一旦有人敢碰他的钱.......”


 


“上次摸了他钱的人尸骨还埋在土里没被人发现。”


 


“他真的想对你动手,那个马戏团里的人根本保不住你。”


 


“要试试吗?”


 


 


 


6


 


 


鬼小丑已经一周没有出过门了。


 


自从上次见过白小龙后,她就惜命的躲了起来。


 


任谁引诱她都不愿意踏出马戏团一步。甚至不停地催问何团长什么时候才能去下一个城市,她又可以满血复活了。无奈马戏团因为上次游客离奇死亡迟迟抓不到凶手,必须留下来配合调查。


 


咚咚咚


 


一早就有人来敲鬼小丑的房门,她警觉的抓起棒球棍,然后听到晨歌手的声音。


 


“鬼,起床没,快点别让大家等急了。”


 


“干嘛啦!都suo了!我不出门!!”


 


“你睡迷糊了吧,这次你不出门不行,警察局有请,要我们再去做个笔录,尤其是你必须配合警察在模拟一遍当时的场景。”


 


“这些警察是不是有病啊!我都suo了那么多遍了!!而且我现在特殊时期哎!!!我被杀手盯上了啦!!!”


 


晨歌手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无奈,“团长就给我五分钟时间带你出去,你快点,不然我进去了啊。”


 


“我不!!!”


 


“我才不要出去!”


 


“这会这么怂,骗钱的时候想什么去了。”伴随着锁芯清脆的声响,那扇看起来十分牢固的门被晨歌手从外面打开,他吹吹手里的铁丝靠在门框上朝她招手,“快点出来。”


 


“吼!!你们都不关心我!”


 


“这么多人一起,你怕什么?快点,我保证你不会有事的!”


 


鬼小丑撅着嘴巴无奈的套上外衣跟着晨歌手走出房间。


 


 


 


7


 


 


真他妈的不该出来!


 


她的肠子都快悔青了!


 


破旧的巷子胡同,她每跑一步崴到的脚踝都钻心的疼,可身后抛着匕首挂着笑容迈着闲适步伐跟上来的男人让她不得不做着困兽之斗。


 


魏大勋跟她调查过的资料相比,完全变了个人。


 


她从没想过会被逼到穷途末路。


 


“啊,玛德,说好了保护我,出了事一个比一个跑得快!!!”她气的要死,一边骂一边努力的拖着受伤的脚往前跑。


 


本来去往警局的路上都平平安安,出了警局以后,原来开过来的两辆车有一辆车发动机出了问题,她和晨歌手还有甄魔术只能委屈出门搭车回马戏团。可是谁知道,正当他们站在路边拦车的时候紧靠着他们的垃圾桶突然爆炸。


 


她被爆炸的冲击掀翻在地,回过神后就看到不远处在街角盯着她的魏大勋。


 


四周人群纷纷叫嚷着避让,连刚刚跟她待在一起的晨歌手甄魔术都不知道去了哪里。鬼小丑这才确认,那晚白小龙的话不是在开玩笑。如果没有人能够保下她,她说不定真的会死在魏大勋的手里。


 


哪怕她拎着钱跪地求饶或许也晚了。


 


她沿着巷子口钻进去想要拖延时间,可手机却在刚刚的爆炸中不知所踪,她只能感受着绝望降临思考着即将到头的人生有什么值得留恋。


 


嗯,或许只有藏在床下面从魏大勋这里骗来的两百万会让她留恋一下下了。


 


“啊————!”


 


踉踉跄跄的鬼小丑一不留神绊倒了脚下的石子,眼见着已经到了胡同的拐角却还是因为大地的吸引力往前扑去。就在她已经放弃希望之际,胡同口突然闪出一个人影将她接了个满怀。


 


白小龙穿了身黑色休闲服,不变的是他仍然带着那顶棒球帽。


 


他的语调十分轻松,回荡在鬼小丑的耳旁。


 


“要做我的女人?”


 


“还是做个死人?”






TBC。

评论

热度(599)